内容正文

《中庸》导读(十)

日期:2021-04-17 21:26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
第三十二章

天下唯有德者居之

【原文】

唯天下至诚,方能经纶天下之大经,立天下之大本,知天地之化育。夫焉有所倚?(zhūn)肫肫其仁!渊渊其渊!浩浩其天!苟不固聪明圣知,达天德者,其孰能知之?

图片

【注解】

(1)至诚:极端诚实。

(2)经纶:本意为用蚕丝纺织以前清理丝缕,这边引申为治理国家,创制天下的法规。

(3)大经:“经”,纺织的经线,引申为常道,如五伦。这边引申为法规。

(4)大本:根本的德走,如仁义礼智等。“本”,根本。

(5)肫肫:与“忳忳”同,真挚的样子。郑玄注:“肫肫,读如‘海尔忳忳’之‘忳’。“忳”,恳诚貌也。”

(6)渊渊其渊:伟人的思虑如潭程度时幽深。“渊渊”,水静深的样子。《庄子·知北游》:“渊渊乎其若海。”

(7)浩浩其天:伟人的美德如苍天平时汜博。“浩浩”,原指水盛大的样子。《尚书·尧典》:“汤汤洪水方割,荡荡怀山襄陵,浩浩滔天。”引申意为汜博。《诗经·幼雅·雨无正》:“浩浩昊天。”这边引申为汜博。

(8)固:实在,实在。

(9)达天德者:通达先天美德的人。“达”,通达,通贯。

(10)之:代词。指文中首句中“天下至诚”。

【译文】

只有天下至诚的人,才能成为治理天下的崇高典范,才能竖立天下的根本法则,掌握天地化育万物的深刻道理,除了至诚还有什么可凭借的呢?

至诚的人,他的仁德是那样的真挚!他的思维像潭水相通幽深,他的胸襟像蓝天相通汜博!倘若不是实在具有聪明聪敏、通达先天美德的人,又有谁能够清新这个道理呢?

【读解】

此章照样讲“至圣”。至圣必须是至诚的。天德,即至诚也,即经纶天下之大经、立天下之根本,知天地之化育也。真挚、渊厚、普及,其为德也,即天即圣也。

“大经”,把五伦——五栽人际有关;“大本”,指性之通盘,如仁等。这二者都必要高度的诚实,只有伟人才能做到。“大经”理顺了,“大本”立首来了,“大本”的中央——仁,也相等笃实,像渊水相通深静,像浩天相通渊博,如许崇高的道德自然会独自挺直,不必依托任何东西。这是只有已达到和天同德的伟人才能晓畅的道理。全篇极力形容“至圣”和“道”的联相符。

 

第五片面(33-33)大道无形,化民无声:

第三十三章

弘扬德走的最高境界

【原文】

《诗》曰:“衣锦尚(jiǒng)絅。”凶其文之著也。故正人之道,闇然而日章;幼人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正人之道,淡而不厌、简而文、温而理。知远之近,知风之自,知微之显。可与入德矣。

图片

【注解】

(1)衣锦尚絅:引自《诗经·卫风,硕人》。“衣”,此处作动词用,指穿衣。“锦”,指色彩艳丽的衣服。“尚”,添。“絅”,同“裟”,用麻布制的罩衣。

(2)黑然:暗藏不露。

(3)的然:明晰,隐微。

【译文】

《诗经》说:“身穿锦绣衣服,外面罩件套衫。”这是为了避免锦衣花纹大吐露,因此,正人的道深藏不露而日好彰明;幼人的道吐露无遗而日好消逝。正人的道,通俗而有意味,不详而有文采,温暖而有条理,由近知远,由风知源,由微知显,如许,就能够进入道德的境界了。

【原文】

《诗》云:“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。”故正人内省不疚,无凶于志。正人之所不能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见乎。

《诗》云:“相在尔室,尚不愧于屋漏。”故正人不动而敬,不言而信。

《诗》曰:“奏伪无言,时靡有争。”是故正人不赏而民劝,不怒而民威于鈇钺。

【注解】

(1)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:引自《诗经·幼雅·正月》。“孔”,很。“昭”,《诗经》原作“沼”,意为清晰。

(2)相在尔室,尚不愧于屋漏: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抑》。“相”,注视。“屋漏”,指古代室内西北角设幼帐的地方。相传是神明所在,因此这边是以屋漏代指神明。不愧屋漏喻指心地清明,不在黑中做坏事,首坏念头。

(3)奏伪无言,时靡有争:引自《诗经·商颂·烈祖》。“奏”,3d玉蒲团进奉;“伪”,通“格”,即感通,指真心能与鬼神或表物互相感答。“靡”,异国。

(4)鈇钺:古代实走军法时用的斧子。

【译文】

《诗经》说:“暗藏固然很深,但也会很清晰的。”因此正人自吾逆省异国愧疚,异国凶念头存于心志之中。君于的德走之因此高于平时人,也许就是在这些不被人望见的地方吧?

《诗经》说:“望你独自在室内的时候,是不是能无愧于神明。”因此,正人就是在没做什么事的时候也是恭敬的,就是在异国对人说什么的时候也是信实的。 

《诗经》说:“进奉真心,感通神灵。肃静无言,异国不和。”因此,正人不必犒赏,老平民也会互相对勉;不必生气,老平民也会很畏惧。

【原文】

《诗》曰:“不显惟德,百辟其刑之。”是故正人笃恭而天下平。

《诗》曰:“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。”子曰:“声色之于以化民,末也。”

《诗》曰:“德(yóu)輶如毛。”毛犹有伦。“上天之载,无声无(xiù)臭。”至矣。

【注解】

(1)不显惟德,百辟其刑之:引自《诗经·周颂,烈文》。“不”,通“丕”,“不显”,即“大显”。“辟”,诸侯。“刑”,通“型”,意为示范,效法。

(2)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: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皇矣》。“声”,号令。“色”,容貌。“以”,与。

(3)德輶如毛: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杰民》。“輶”,古代一栽灵活车,引申为“轻”。

(4)伦:比。

(5)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:引自《诗经.大雅·文王》。“臭”,气味。

【译文】

《诗经》说,“弘扬那德走啊,诸侯们都来效法。”因此,正人笃实恭敬就能使天下宁靖。

《诗经》说:“吾怀有清明的品德,不必严声严色。”孔子说:“用严声严色往哺育老平民,是最高超的走为。”

《诗经》说:“德走轻如毫毛。”轻如毫毛照样有物可比拟。“上天所承载的,既异国声音也异国气味。”这才是最高的境界啊!

【读解】

结语:谦谦正人。正人体道、走道,事理圆融,仁喜欢中和,万法相符一,执两用中。其功甚伟,其正室天,其走为天下则也。然不能高调走事,尚须战战兢兢战战兢兢,不知不觉,潜以威德也。处(àn)闇、淡泊、浅易、温俭、明智、暗藏、内省,此正人之性也。如此,则虽(àn)闇而章,不动而敬,不言而信,不争而名,不赏而劝,不怒而威。怀德惟德,不知不觉,大道无言,大音希声,大德谦谦,至矣!

“谦”于《易》为最佳之卦。于儒家而言,谦谦正人,为最高之正人现象也。此亦“中庸”之义也。这栽最高的境界就是空气的境界。空气无声无色无聊,谁也望不见听下到嗅不出,可是谁也离它不开。德走能到这栽境界,自然是栽仙至人了。可谁又能达到这栽境界呢?就是孔伟人也意外就能达到吧。

因此还有次一等的境界,这就是“轻如毫毛”的境界。借用诗圣杜甫的诗,是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天黑,润物细无声”(《春夜喜雨》的境界。这栽境界,和风幼雨,动人肺腑而入人肺腑,使人在潜移默化中受到感化,这也许就是伟人的境界吧。

至于那栽疾言严色的疾风暴雨式的做法,那栽强制性的做事改造的形式,正如孔子所说:“末也!”已谈不上什么境界,不过是一栽不得斯须为之的办法罢了。

本章是《中庸》全篇的末了,重在强调德走的实走。从天理到人道,从知到走,从理论到实践,从”正人笃恭”到”天下平”,既回到与《大学》相呼答的人生进修阶梯之上,又吸收《中庸》全篇的现在的而添以概括。各段文字,既有诗为证又引申发挥。难怪得朱熹要在《中庸章句》的末了大发感叹:“如许逆复叮咛以教人的有意是众么深刻啊,后世学者难道能够不必心往研讨体会吗?”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被丈夫上司侵犯系列在线播放高清手机在线观看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酷咪 版权所有